想离开一段时间。

奇梗之鸽子蛋

  林殊刚刚成为梅长苏的那两年,脸刷新了记忆没变,整天旧病复发般想着旧人旧事,想拉碴的胡子,想熏香的温热,想景琰的眉眼。
【本来想写想老将的胡子母亲的熏香……私心改得令人浮想联翩('∀')】
  梦里波涛汹涌,醒时惊涛拍岸,溅落鬓间雪一点。梅长苏盯着天花板许久才缓过来,忽而叹道:
  “也不知景琰去东海回来了没有,也不知那鸽子蛋大小的珍珠到底带没带回来。”
  明明是少年心性的俏皮话,说出来却自有几分怆然。
  蔺晨守在门外,听了这话一声不吭,便掩门去了。
  过了大半个月,某天蔺晨忽然捧着个锦盒冲进来,跑得快手上却也稳当,忽地驻足在梅长苏面前,眉眼笑得舒展。
  梅长苏吓了一跳。这蔺少鸽主平日里总是一副全琅琊阁欠我一天空星星般的黑夜脸,今日怎么……
  也没听说他要娶妻啊?
  难不成老阁主续弦了?
  咳咳两声,蔺晨强收了笑,小心地把锦盒放在案上,打开来。
   赫然是码得整整齐齐的两层十六个鸽子蛋。梅长苏花了五秒才认出来。
  “喏,白亮好看胜过珍珠的鸽子蛋,煮好了,一天剥着吃两个,不够我再送来。”
  蔺晨笑得唇红齿白,还特意把“胜过珍珠”四个字加重了读音。
  “呐,真鸽子蛋都送来了,那什么珍珠……就别惦记了?”
  “啊谢……”梅长苏说到一半忽觉不对。
  珍珠大小的鸽子蛋?
  鸽子蛋大小的珍珠?
  也许是脑子火烧雪掩没恢复过来,梅长苏有点蒙。
   门突然被撞开。
  老阁主怒气冲冲地走进来,一望见案上的鸽子蛋就捂住心口。
  “那可是纯种的琅琊山小白鸽鸽子蛋啊!”
  “咱老蔺家的鸽子什么时候遭过这灭种的大灾?”
  “拿着鸽子蛋争风吃醋你真给我长脸!”
【大概就是苏哥哥总惦记景琰的东海珍珠,蔺晨不高兴于是拿鸽子蛋表忠心】
【本来想当笑话写的结果写长了x】

 
评论(3)
热度(43)
© Firefighte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