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离开一段时间。

云初太太的文,不能有一搭没一搭地看,要么就不看,要么就别停,一口气反复读他个两三遍,就不怕了。

别的太太写文,怎么虐我都不怕,我心里有数,我知道没事。可是看十八相送、孔雀东南飞,很慌张,几乎不敢看下去,很多次以为就要完了,天就要塌了,又觉得不会塌,又觉得好像真的会。

你看阿诚那么慌,看明楼那些强颜欢笑虚弱的表情,无力地要发抖,帮不上忙,怕得想哭,又咬着牙看下去。

所有的,所有的时空里的楼诚,都要好好的呀。

 
评论
热度(1)
© Firefighte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