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离开一段时间。

【蔺靖】先生对我,可有意乎?

--小段子,一发完。

------

  “少阁主,这是大梁皇室加急送来的锦囊,说是有个要紧的疑问,非要阁主亲自解答。”管事蔺五声音恭顺中带了些怒气。

  提问者不亲自来取答案,这可是要破规矩的。说起来老阁主云游这些年,少阁主年岁渐长,破的规矩居然越来越多了。

  蔺晨盯着素白锦囊,有些紧张。

  那日他与景琰在行宫对饮,明月相陪,杯盘狼藉,二人皆是大醉一场。也不知酒后他说了什么不灵光的话,第二天景琰便要赶他走。谁知刚灰溜溜地回了琅琊阁,锦囊后脚就到了。

  他定定神,拆了锦囊,小心展开信笺,一眼看去了满心慌张,只差没有大笑出声。蔺五还在,注意形象。

  他不顾管事黑锅底般的脸色,取了极少用过的朱笔。

  “琅琊阁一旦开口问答朝中事,只怕后患无穷。”蔺五恨恨地发了句牢骚。

  “问题在朝堂,答案却在江湖,无妨。”蔺晨又恢复了往日假正经的模样,“对了,此乃皇室秘辛,你可不准偷看,外面候着去!”

  不常用的朱笔,自然要配不常用的绝密。他的心事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。

  待偌大的静室只剩一人,蔺晨放宽心笑得肆意,下笔飞快,落笔后也颇为满意,总算是办成了一件大事。

  朱笔写就的蔺体,力透纸背、飞扬跋扈,像是准备昭告天下;却又乖乖圈在一张琅琊阁惯用的小纸条里,只等着被束起放进锦囊,加急送回金陵——

  “我自有意于君,拳拳之心,日月可鉴。”

  年过而立的蔺阁主在窗边席地而坐,披了一肩阳光,笑得像个孩子。

------

--恋爱使人愚蠢。

--如有时间文言用法等不当之处,敬请将就。

  

  

 
评论
热度(39)
© Firefighte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