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离开一段时间。

【EC】The Butterfly

·短篇 一发完
·二设 Charles十岁 Erik相貌约十六岁,是Charles的个人机器人 亦可认为是人造人 有自主意识
·这就是个冷笑话
“快点儿,Erik!快来追我!”Charles在草坪上边跑边喊,浅褐色的短发被阳光染上一抹金黄。
   Erik从喊声中就能听出这孩子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,而这点运动量对他来说,连热身都算不上。
  他不紧不慢地跟在Charles后面,保持一种既能在Charles摔倒时马上扶住他,又不会让小家伙出现挫败感的距离。
如果他太快追上Charles,这孩子会生气的。
   Erik曾用无数次实践证明了这一点。
“天哪,一只蝴蝶!Erik,来看看这个家伙。”Charles感兴趣地盯着停在矢车菊花瓣上的小东西,既想伸出手触摸,又怕惊走它。
   Erik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只蝴蝶值得用“天哪”这种感叹词来修饰。但他毕竟是走了过来,一言不发。
“Erik……你觉得这只蝴蝶怎么样?”
Erik不太明白他该怎么样回答“怎么样”这三个字所在的问题。
   于是他快速地把主脑连上因特网,把维基百科上的字句一板一眼地读出来:“闪蝶,属于闪蝶科,也叫“灿蝶科”,分布在南美洲。大型蝴蝶,华丽,外表多为金属蓝色或灰白色,日间活动,飞翔敏捷……”
“停!!!”
   Erik不知所措地看着愤愤不平的Charles,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愤愤不平。
“我不想听百科的解释,Erik。”Charles叹着气说,“再说你怎么知道这小家伙就是‘闪蝶’?”
“我认为它有百分之七十三点八的几率是闪蝶。”Erik干巴巴地说。
“天哪!又是概率学!我应该欢呼吗Erik,为你出色的学识?”Charles做出晕倒了的表情,“拜托,它只是只蝴蝶,不是什么实验品。”
“天哪”“拜托”——为什么人类总是喜欢用这些别扭又没有实义的感叹词?虽然自己的学识确实值得一声“天哪”。
“我不清楚你要表达什么,Charles。”
“我只是想问问你的感受,感受,Erik。用你自己的话去描述它,我要听。”
“而不是用一种生物学博士的吓死人的口气说话。”
“好吧——”Erik皱紧眉头盯着那只蝴蝶,好像要用目光杀死他。实际上他并没有这个功能。
“这是只蓝色的蝴蝶,有黑色的条纹,很漂亮。”
   他们同时松了口气。
“感谢上帝,我们终于可以正常地交流了。”Charles笑起来。
   Erik不认为这是个微笑的好时机。但他同样感到愉悦。
   蝴蝶并未在二人的注视下感到不自在,翅膀在微风中轻轻颤动,但又好像完全静止,闪着金属一般的光泽。
“它真漂亮,Erik。”Charles由衷地赞叹道,“简直像个大自然孕育的精灵。”
   Erik没有答话——他正盯着Charles,盯着Charles闪闪发亮的蓝眼睛——它们因为惊讶和喜悦而闪耀着夺目的光彩。
   如果用“天哪”这种感叹词来修饰它们,才叫恰如其分。
   在弄明白“恰如其分”的全部意义之前,Erik已经不由自主地将它运用到语句当中。
不过,“不由自主”又是什么意思?
人造人对于成语还是过于愚钝了。
“能抓住它吗,Erik?”Charles盯着漂亮的蓝色蝴蝶,轻声说。比起询问,他更像是在自语。
   沉浸在成语搜索中的Erik,模模糊糊听到身边人的话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“抓住?”他下意识地重复着,“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定义这个词的。”
在Charles弄明白“定义”指的是什么之前,Erik已经把话接了下去。
“‘抓’可以解释为‘用手拿取或者限制行动’。鉴于蝴蝶移动较为灵活,我想,最有效的方式是利用我右手掌心发出的激光束,切断蝴蝶的双翅……”
“STOP!”
   Erik又一次不知所措地看着Charles。
  蓝眼睛的男孩一副见了鬼的表情。
“我父亲对你的应激反应训练是不是有些过于敏感了,”
“——以至于你会想出用激光束打蝴蝶翅膀的馊主意?”
“拜托,别犯傻了,Erik。我只是想抓只蝴蝶……”
   很好,又是一声无用的“拜托”。Erik愤愤地想,他不明白自己根据现有状况制定的最佳可行方案有什么不对。
   但他没有辩解。他只是微微偏头,困惑地盯着Charles。
“……我理解你,Erik。”Charles突然莫名其妙地说,“我会尽量理解你的。”
有时候Charles看上去真不像是个十岁的孩子。Erik不觉得自己需要“理解”,但他还是比较高兴了。
“假设有一座建筑物摆在你面前,Erik,我想你会去探究它的建筑结构和材料……”Charles继续莫名其妙地说,“而忽略了它本身的壮观。”
“不过,我会教你的。”
Erik没有对“教”这个字提出半分异议。他用手轻轻抚摸了下Charles浅褐色的头发,把喉咙里里那句“你还小呢”咽了回去。
他不想让他自己显得太老成。
“我还是建议你去看看《蝴蝶保护法》……”Charles的目光突然又一次被蝴蝶吸引了,“看哪,它飞起来了!”
   他们注视着蓝色翅膀的小东西乘着风远去。Erik在这段时间里用大脑搜索引擎粗略地阅读了一下《蝴蝶保护法》。
跟人造人相处要注意的事就是,他们会把你开的每一句玩笑都认真对待。
或者是说,Erik会把Charles说的每句话都认真对待。这或许就是激光束射蝴蝶的真正原因。
   Charles又一次在Erik反应过来之前,向前跑去。
   开头的那一幕又一次上演。
   花丛中奔跑的少年追逐着一只追不到的蝴蝶。
   这就是孩子,为了奔跑而追逐,为了快乐而微笑。
每个孩子都曾经漫无目的地狂奔过。
……
Charles坐在草坪上喘着粗气,鼻尖上出了层薄汗,脸上带着红晕,一定是晚霞太灿烂的缘故。
“是时候回家了。”Erik说,“按照惯例,还是我背你。”
“嘿!我已经长大了……别用这种口气……”Charles不服气地嚷嚷着。
“拜托,别犯傻了,你才十岁啊。”
Charles愣愣地看着Erik,不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。
接着他开始大笑。
“很精彩的‘拜托’啊,Erik,你学得真快。”Charles一边笑一边说,“不过不是‘才’,是已经十岁了。”
“你背我这事够Raven嘲笑我一个月的。”
Erik扬起眉毛,
“上回是谁自告奋勇,却走到半路就累瘫,被我扛回家的?”
“如果你选择逞强,别想再让我拯救你,Charles……”
Charles苦着脸做出投降的样子。
他最终还是握住了Erik伸出来的手。
……
Erik用一成不变的语速讲解着《蝴蝶保护法》的内容,犹如催眠。Charles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了几声,很快就累得睡着了。
此时夕阳在山,夜幕降临前的天空呈现一种烟灰色,四周很静,寂静到,Erik能清晰地感受到耳后少年的鼻息。
热乎乎的感觉,又有点儿痒。
Xavier家的乡间别墅已经近在咫尺了。
“……谁说人造人冷漠无情的……Erik你很有趣啊。”
趴在背上的Charles突然说,声音轻得像是梦话,又像是Erik自己的错觉。
人造人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自己能做到的最自然的笑容。
参考资料:百度百科 新华字典
·矢车菊和闪蝶都是我的一派胡言
·别问我为什么Erik会说成语

PS 文是几个月前首发贴吧的,现在看来,有种庄周和惠施辩论的感觉,你情我愿的无理取闹。

 
评论(5)
热度(19)
© Firefighte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