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离开一段时间。

蔺靖症晚期患者的语文学习日常

原文:

  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,或取诸怀抱,悟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

  虽趣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不知老之将至。  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。

  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。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。

  古人云:“死生亦大矣。”岂不痛哉!

译文:

  人们互相交往,转瞬间度过一生。

  有的人襟怀坦荡,在家里与朋友倾心交谈;有的人把情趣寄托在某些事物上,不受世俗礼...

 

【明楼x黄志雄】消愁

---取名废 ooc 这俩大佬我一个都不会写

---关于红酒全靠百度 有bug也请凑合

------

  明楼极少有这样充裕的独酌时光,自然不可浪费。于是,他顶着学术交流的名头在法国小镇待了三天三夜,夜夜来相同的酒馆饮酒。

  他从大学时起就是这家酒馆的常客。这儿有极好的红酒,是喝高了也不知自己醉着还是清醒的那种。

  今天是明酒徒的最后一夜,明天是明教授新生的第一天,这个时间节点,应该发生些特别的事儿。

  明楼摇晃着高脚杯,透过暗红色的酒液看向角落的男人,心想。...


 

一段闲话

 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,靳东这两个字铺天盖地地出现。
 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,黑靳东的话铺天盖地地出现。
  想了很多,忍不住想写点东西。
  跑题严重,慎入。
  小时候也看过温州一家人,那时候和奶奶睡,她会为了看电视剧打破固定的的上床时间,会在竹椅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给我摇扇子。
  她说电风扇一直对人吹不好。
  我早就不记得剧情,只记得荧幕上的一个背影,荧幕前奶奶看得聚精会神,有时候会红了眼眶,于是记得这是不错的片子。
  陪奶奶看过太多的电视剧了。大半是抗日党史剧和家庭伦理剧,偶尔夹杂几部古装。
  大致规律...

 

奇梗之鸽子蛋

  林殊刚刚成为梅长苏的那两年,脸刷新了记忆没变,整天旧病复发般想着旧人旧事,想拉碴的胡子,想熏香的温热,想景琰的眉眼。
【本来想写想老将的胡子母亲的熏香……私心改得令人浮想联翩('∀')】
  梦里波涛汹涌,醒时惊涛拍岸,溅落鬓间雪一点。梅长苏盯着天花板许久才缓过来,忽而叹道:
  “也不知景琰去东海回来了没有,也不知那鸽子蛋大小的珍珠到底带没带回来。”
  明明是少年心性的俏皮话,说出来却自有几分怆然。
  蔺晨守在门外,听了这话一声不吭,便掩门去了。
  过了大半个月,某天蔺晨忽然捧着个锦盒冲进来,跑得快手上却也稳当,忽地驻足在梅长苏面前,...

 

EC古风脑洞

·一发完
·慎入
  艾瑞克看着嘭地一声坐在自己面前的青年,差点没把一口酒喷出来。
  “先生外地人?”
  青年一上来就腆着脸套近乎。
  艾瑞克只是灌了口酒。
  “从外地来泽城的,八成是生意人。”青年只是笑。
  “可要我猜,先生不是来做生意的,”青年说,“先生是打铁的。”
  “这可怪了——我哪里像个铁匠?”艾瑞克头一回接了话。
  “先生的手指,茧厚。”
  “这话也怪。”艾瑞克放下酒葫芦,似笑非笑地看着青年。
  这小子有点意思。
  “在下查尔斯,初次见面,还请……”...

 
© Firefighte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