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离开一段时间。

EC古风脑洞

·一发完
·慎入
  艾瑞克看着嘭地一声坐在自己面前的青年,差点没把一口酒喷出来。
  “先生外地人?”
  青年一上来就腆着脸套近乎。
  艾瑞克只是灌了口酒。
  “从外地来泽城的,八成是生意人。”青年只是笑。
  “可要我猜,先生不是来做生意的,”青年说,“先生是打铁的。”
  “这可怪了——我哪里像个铁匠?”艾瑞克头一回接了话。
  “先生的手指,茧厚。”
  “这话也怪。”艾瑞克放下酒葫芦,似笑非笑地看着青年。
  这小子有点意思。
  “在下查尔斯,初次见面,还请……”青年没能介绍完自己,因为艾瑞克突然笃定地说——
  “我看你是教书的。”
  艾瑞克说这话时目光如炬,可查尔斯脸色变都不变一下。
  “何以见得?”
  “眉目看着像。”
  这个答案让查尔斯有些疑惑,但很快明白过来。
  他们说的是同一个意思。
  右手拇指食指茧厚,哪里像打铁的?
  生的剑眉星目英气逼人,哪里像教书的?
  明明都是练剑的。

 
评论
热度(3)
© Firefighter | Powered by LOFTER